?

國內虛擬偶像已超20名 目前盈利者僅此一“人”

(原標題:國內虛擬偶像已超20名 目前盈利者僅此一“人”)

國內虛擬偶像已超20名 目前盈利者僅此一“人”


【編者按】在2017年,國內多家公司一口氣推出了十余位虛擬偶像。放在幾年前,這可能是讓人不敢想象的事——一個“畫”出來的人物唱唱歌跳跳舞,就能讓粉絲們花錢?然而,業內確認虛擬偶像洛天依已經盈利,他們的魅力也得到認可。在這些虛擬偶像逐漸登上各衛視、視頻平臺的晚會、綜藝的背后,是資本早已布局這一二次元經濟的細分領域。

粉絲看上的是虛擬偶像的臺前魅力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則采訪了幾大知名虛擬偶像幕后運作人,看好這一產業的騰訊、啟明創投等投資方。一探虛擬偶像的幕后。

每經記者 溫夢華 每經編輯 文多 張海妮【編者按】

此前,B站赴美提交IPO申請,再次引發市場對“二次元”文化的關注。除了動畫、漫畫,作為二次元細分領域之一的“虛擬偶像”如今也在國內大面積開花,在肯德基、光明、百雀羚與一位名為“洛天依”的虛擬歌手之間產生商業互動,甚至直接找到她代言后,資本也漸漸嗅到了虛擬偶像背后年輕群體的金錢味道。

在洛天依、涂山蘇蘇等虛擬偶像陸續登上衛視的大型晚會,甚至不久后可能登上央視后,也讓“虛擬偶像”為更多人的所認識和接受。

那么虛擬偶像是什么?和真人比起來,一個完全虛擬的偶像,它有優勢嗎?成本是更高還是更低呢??

●虛擬偶像的商業價值

虛擬偶像,顧名思義,并非真人作為偶像,它可能是手繪的2D形象或者3D形象,甚至未必是人類形象。當下國內的虛擬偶像領域,行業內對于“虛擬偶像”并沒有十分明確及嚴格的定義。虛擬形象、動漫角色、虛擬歌手等這些都被劃分到虛擬偶像范疇。

而最早的情況是,不少動漫作品中的人物形象,借由作品的年輕粉絲基礎而成為搖錢樹,他們就是廣義的虛擬偶像。

在這一基礎上,完全由人控制的“虛擬偶像”似乎更有優勢:容錯率大大提升,至少,他們不會出現真人偶像那樣的私生活問題,或者是與經紀公司鬧矛盾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們與真人作品相比,跳過了角色背后的演員、經紀公司,一切商業運作都聚集在角色本身和發行制作公司。

但在此之前,這一美好的想象都有一個前提,首先,這需要一部優秀的、擁有大量粉絲的動漫作品,然后才有一個自帶粉絲的虛擬偶像。而能達到這一要求的動漫形象,對前些年的中國二次元產業來說,鳳毛麟角——《喜羊羊》《熊出沒》這類低幼動畫,一般不被看作二次元作品。

直到初音未來的出現,這一純粹的虛擬偶像給了業界一種新的操作模式。

“初音未來”成名作之一的《甩蔥歌》,估計很多廣場舞大媽也可以哼唱兩段。然而,她在商業上的成功,遠遠不止這點。

據媒體信息,初音未來在巴黎唱過歌劇,在日本給MTV頒獎典禮當過嘉賓,在美國給Lady Gaga的演唱會當過嘉賓,更別提每年在多個國家舉行的演唱會。這個只能存在于全息屏幕上的虛擬歌手,已經是流行文化中的一顆巨星。

如果初音未來的形象是手繪的,那么她的聲音從何而來?當然基本也是在真人語音的基礎上合成。可以說先有初音未來的聲音,才有了這個虛擬人物形象。不過這一點就不贅述了,這更多是運營層面的內容。

●2017年國內14名虛擬偶像出道

在國內,去年可以說是虛擬偶像的爆發年,不管是真的打算經營,還是另有所圖。14名虛擬偶像及組合正式在中國出道,使得虛擬偶像及組合的總數超過了20個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這14名虛擬偶像中,有4名男性虛擬偶像正式出道,而在此之前這個數字還是零。

虛擬偶像“安菟”創作者劉勇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:“偶像是主要以歌舞形式販賣自身魅力給粉絲,換取成長空間和經濟收益的職業。虛擬偶像也是一樣,它們不僅要會唱歌、會跳舞、會互動,還得有常規的演出、小劇場、定期出MV、做演唱會等。還有一個東西,最關鍵的就是有粉絲化和粉絲運營的。”

作為第一個使用全息投影技術舉辦演唱會的虛擬偶像,2017年年底,“初音未來”在上海舉辦了第三次中國官方演唱會。資料顯示,這場靠光電科技的演唱會票價最高達到了1480元,但依然獲得粉絲的瘋狂支持。

而在國內虛擬偶像領域,最受大眾追捧和關注的虛擬偶像則是“洛天依”。洛天依是上海禾念公司推出的中國第一款虛擬歌手,家族式的運營模式的組合中,除了洛天依,還有言和、樂正綾、樂正龍牙等5個虛擬偶像。

  • 偉徳國際1946 版權所有
  • 閩ICP備18000726號
澳客网彩票网